希志最新

希志最新

盖破故纸,自有水火相生之妙,得胡桃仁而更佳,但不可谓破故纸,必有藉于胡桃仁也。 胸中之食,可推之以入于腹,脾中之食,不必荡之以入于肠。

故用白虎汤以泻胃火,乃一时之权宜,而不恃之蒲公英,亦泻胃火之药,但其气甚平,既能泻火,又不损土,可以长服、久服无碍。何首乌实有功效,久须鬓,固非虚语。

近人以之治轻粉结毒,正取其缓消,而不损伤元气故耳。万年青之子,更佳于叶,凡叶用三片者,子只消用一粒。

 三症皆宜用芍药以滋肝,则肝火可清,肝风可去,肝气可舒,肝血可止。 盖肾有补而无泻也,虽肾亦有感邪之日,祛肾中之风邪,风药原无几味,与其药用、防己之类以伐肾中之邪,不若用炒黑荆芥,虽散邪,而不十分耗正之为得也。

又能开郁通滞气,故需之,然而,终不可轻用也。杜仲得破故纸,而其功始大,古人太燥,益胡桃仁润之,有鱼水之喻。

肾气不交于心,宜补其肾;心气不交于肾,宜补其心。但少用则补多于攻,多用则攻胜于补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