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列车上的已婚妇女》

《列车上的已婚妇女》

 脓血消于乌有,而中焦之间尚有何邪作祟,使心中之烦闷乎,故一用而各症俱痊耳。方用加味白虎汤救之。

此又救坏症之一法也。消痰于肠胃之内者易为力,而消痰于经络、皮肤者难为功。

肺病则气病,而气病则肺亦病。 夫厥少热多,邪渐轻而热渐退也。

气行于血之中,而血不能行于气之内,所以作痛而发厥。肾火之犯肺者,亦经络之多不调也。

但小柴胡汤,纯泻热室之火,而此兼补其肝胆之血,使血足而木气不燥,不来克脾胃之土,则胃气有养,胃火自平,所谓引血归经,即导火外泄耳。以时气与疫气同是不正之气也,故闻其邪气而即病耳。

 肝之血生,而胆汁亦生,无干燥之苦,而后郁李仁、白芷用之,自能上助川芎,以散头风矣。风乘胆木之虚,居之而不出,则胆畏风之威,胆愈怯矣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