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川梨奈

浅川梨奈

又虑阳火非至阴之味,不能消化于无形,乃少用黄柏以折之,虽黄柏乃大寒之药,然入之大补阴水之中,反能解火之毒,引补水之药,直入于至阴之中,而泻其虚阳之火耳。夫伤寒则不恶风矣。

土益病,则土不生肺,而肺金必弱,何能制肝!肝木过燥,愈不自安而作祟矣!治法宜急舒肝胆之本气。 夫肺为相傅之官,治节出焉,统辖一身之气,无经不达,无脏不转,是气乃肺之充,而肺乃气之主也。

 腹渐高硕,脐渐突出,肢体渐浮胀,又以为臌胀,用牵牛、甘遂之药,以逐其水。世人疑三生饮过于猛烈,不知病来甚暴,非此等斩关夺门之药,何能直入脏腑,而追其散失之元阳。

四剂而上中下之气乃通,一身之病尽解,再用四剂,诸症全愈。湿病得汗,则湿邪可从汗而解矣。

治法宜补少阳之气。再服二剂,不再发。

伤寒经汗、吐、下之后,症现虚烦者,虚之至也。一、二剂轻,四剂全愈。

Leave a Reply